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网易进军电音:DJ老板的自我修养

  比如被誉为当今世界最优秀的传记作家的沃尔特·艾萨克森,他不仅操刀了富兰克林、爱因斯坦和达·芬奇的人生传记,连乔布斯生前都指定他是唯一可以为自己撰写传记的对象。

  沃尔特·艾萨克森说,他为名人立传,并不是为了歌颂他们,而是希望启发思考:富兰克林是怎么从政务里抽身通过放风筝发明避雷针的?爱因斯坦为何在其世界观里避开物理而是大谈哲学?乔布斯和家人的关系,与其经营苹果公司这件事情又有怎样的影响?

  以平视而非仰望的角度看待历史上的成功者,其实就是从神性降格为人性的过程,它无损于人们对功勋的尊敬,但又多了一些真实的人情味,尽管才智和时运的鸿沟有时的确难以弥补,却在更多的普世价值上——比如情感、道德或是志趣——拥有和人们一脉相承的共同之处。

  所以,饭否上的王兴,往往比特稿里的王兴更加生动,作为登山家的张朝阳,比作为CEO的张朝阳更为率性,而创建和更新网易云音乐歌单的丁磊,也比活在段子里的丁磊更有意思。

  网易上市之后,有记者问丁磊有钱之后打算如何放飞自我,丁磊的回答是他想做一家唱片公司。意气风发的时候,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当时谁也没把丁磊的话当真,丁磊自己恐怕也没有想到,日后让他在本职工作之外最为惹人注目的副业,竟然会是养猪。

  跟着丁磊养的猪一起出栏的,当然还有网易云音乐这匹黑马。不过,一款听歌应用和一家唱片公司之间的差别,可能还是像那个笑话所说的:你和新垣结衣作为人类的成分虽然挺像的,但根本还是两个人。

  直到网易自创的电音品牌「放刺FEVER」宣布上线,在令人瞠目结舌的跨界举措背后,才再次显露出这家公司自始至终的独特基因。

  丁磊的网易云音乐歌单里不乏电音专辑,比如「2015年法国最火爆的夜店曲目」、「电摇小爵士!炒鸡赞!」、「电音,也可以很文艺」等等,是的,哪一条都不怎么能够让人联想起一个执掌300亿美元上市公司的企业家。

  事实上,电音本身的高速发展,也是最近三十年来的事情,电音行业的顶级DJ,比如Calvin Harris,不仅凭借创作和演出每年吸金超过6000万美元,连女友都一度是Taylor Swift这样的人物,福布斯杂志更是将其称作是世界上最优秀的音乐人之一。

  根据不完全统计,美国境内平均全年举办的电子音乐节已经超过300场,但其热情相比欧洲甚至还要略逊一筹,英国、荷兰、比利时……通过由合成音符和强劲节拍构建的语言,属于年轻人的选择不仅取悦了他们自己的耳膜,也捧出了一座冉冉上升的空中之城。

  新周刊曾经提出名为「兴趣共和国」的概念,其认为在高度商业化的市场演变中,化整为零的垂直体系能够不断诞生——因为消费结构也在出现同样的变化——消费和供应的颗粒度只会越来越细,而钞票如同选票那样,可以捍卫优胜劣汰的游戏规则。

  从选秀到说唱,从说唱到街舞,从街舞到电音,娱乐综艺节目策划的风向,同样象征着中国市场在文艺形式方面是如何接轨国际的,只是虽然资本热情饱满,软件资源的承接却时有纰漏发生,比如在夜店和迪厅长期沦为负面符号的环境里,国内的电音制作及表演行业始终不如人意,以致于近年以来所有的电音音乐节都要靠海外DJ过来撑场,内驱严重不足。

  而年轻的用户是等不了太长时间的,下面这张图来自知乎用户CZsin整理的去年年底十天以内排在计划日程里将在全国各地酒吧里开办的电音主题Live Party,大型的相关音乐节更是在过去三年时间里增长超过4倍。

  基于Spotify的数据显示,电音曲目的月均播放量达到120亿次,成为继摇滚、说唱、流行和乡村之后第五大受欢迎的音乐风格,且随用户年龄的降低而占据越来越高的市场份额。毫无疑问,年轻人是享乐主义的——无论是中文语境下的「九零后」,还是西方定义里的「Z世代」——他们对于音乐的需求日臻追求兴奋,拒绝娓娓道来的叙事主义,要的就是抖腿、沉浸、狂放以及滂沛的力量感。

  在网易前面,腾讯视频搞了选秀主题的「即刻电音」,芒果TV也发布了超S级综艺策划「电音骑士」,都是旨在挖掘新人继而造星的惯例模式,而网易直接创建品牌的做法,则超出太多人的意料。

  担任网易「放刺FEVER」电音品牌CEO的王缜之前是网易云音乐国际业务的总监,她和丁磊一起参加了今年举办于内华达州黑石沙漠的火人节(Burning Man Festival),以互联网公司的身份介入音乐行业,并自立为王的打造独立电音品牌,既有时势造英雄的关系,也离不开丁磊的私力支持。

  丁磊甚至开玩笑说,要不要他也去学习一下打碟,来为电音项目站台?后来网易「放刺FEVER」和全球顶尖电音制作学院「Point Blank」合办电音学院,丁磊干脆就出任名誉校长。

  另一方面,网易云音乐的数据,亦指明电音品类的增长惊人,根据艾媒咨询的报告显示,网易云音乐的电音用户TG1达到122.2,超过第二名之间的差距是从第二名到第六名之间的差距之和,这是相当独特的表现。

  杰克·特劳特的「定位」理论认为,一款商品不应当追求把竞争对手赶出市场,这既不具备现实意义上的可行性,也不利于它自身的利益,因为「你需要通过它们来形成类别。」

  换句话说,或许正是由于数字音乐市场的激烈角逐,倒逼各个玩家在同质化的竞争力有意竖立特征围栏,并在用户端求仁得仁的获得了想要的选择结果。

  在素以文艺、年轻和表现欲著称的网易云音乐,电子音乐的收听占比高居第二,仅次于流行音乐,从2016年到2017年,电音歌单的自制数量增幅高达128.1%,几乎是呈爆发趋势,同样是在这一年里,50多组全球知名DJ及电音厂牌入驻进来,又反过来强化了用户的辨识度和需求量。

  还是用杰克·特劳特的话来说:「进入人们大脑的捷径是争当第一,你看到的是你想看的东西。」

  据说网易「放刺FEVER」的Logo源于一只刺猬,万千根毛针耸立如同光芒那样刺向天空的形象,充满特立独行的叛逆,王缜说它的使命是为了开启全新电音审美时代,其实委婉的意思还是希望教育市场,乃至引领潮流。

  和其他风格的音乐不同,电音是远离庙堂的江湖造物,包括格莱美每年对电音奖项的评选都充满争议,总是试图将电子音乐和主流音乐区别对待,大众市场则是土嗨和佳品齐飞的泥沙俱下,「新入行」的听众总是需要花费高昂的时间成本,去建立自己的甄选标准。

  所以,网易「放刺FEVER」要做的是一个崭新的内容入口,说是电音行业的米其林指南也好,与年轻人结伴而行,说着和他们一致的语言来激活商业里的有趣部分,是亘古不变的时代法则,同时包括游戏、电商等网易集团的其他业务,也有与之产生化学反应的空间。

  大前研一说,现代社会生产出来的年轻人,乐于拥抱「一个人的经济」,消费的对象既是商品本身,还是一种生活方式,而生活方式则「囊括了各种购买场景和领域,背后不光是消费观念的转变,还有整个商业社会需要解决的商业难题。」

  给「放刺」一些「放肆」的时间,也许可以见证许多额外的惊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新智能便携设备眼镜手表 技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现场直播